從2008年起,餘杭老百姓就收到一份關於餘杭法治指數的問卷調查,上面可以對餘杭當年的黨風、行政、司法、權利救濟、市場秩序、監督工作、民主政治、社會安全感等方面的情況打分。截至目前,餘杭已發放15676份這樣的問卷。
  說到這張卷子,不得不提一個人,在餘杭,有個愛折騰的倔老頭叫馬其鏢,大家管他叫老馬。
  2005年,時任餘杭區司法局局長的老馬正在搞“法治餘杭”建設,專家組建議,衡量經濟有指數,搞法治也必須得有個衡量指數,於是請來浙大光華法學院設計指標體系。於是就有了全國首創的餘杭“法治指數”。
  小到家裡漏水,大到人命關天
  都有貼心的人民調解員來搞定
  餘杭“法治指數”的概念在全國是首創,它不僅僅是一個數字,而是建立在對餘杭村(社區)、鄉鎮(街道)、各機關等全體量化考核的基礎上,結合法治民意調查反饋的龐大體系。當初,法學院教授設計的量化評估體系,老馬覺得缺乏實際操作性,要求重新做,教授先後改了三稿,終於讓倔強的老馬點了頭。家庭不和睦、鄰裡有矛盾,孩子上學調皮搗蛋不聽話,家人工作、經商遇到難題……這些你自己解決不了的麻煩,你都可以在“法治餘杭”體系中尋找到對應的解決方案。
  老馬今年63歲,退休後,他成了餘杭區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調解員。醫療糾紛調解一般都是人命關天的大事,有的糾紛一調就是一兩個月,老馬本著情、理、法三結合的原則,3年來苦口婆心,成功調解了200多起醫療(患)糾紛。
  在餘杭,像老馬這樣的人民調解員,一共有2066名。僅2013年,餘杭各調解組織共受理的21090件糾紛中,調處成功的就有20792件,成功率達到98.6%。
  早戀、鬥毆、網癮、拍不雅照
  叛逆期青少年,法治副校長管起來
  學校政治處一個電話,王斌就飛毛腿般趕去學校,曉之以情、動之以理地給叛逆少年現身說法。他的身份其實是餘杭臨平南苑派出所副所長,3年前,開始擔任臨平職業高級中學的法治副校長。
  臨平職高就在南苑派出所管轄的區域,學校有93個班,4300多名學生,其中有80個班還是非全日制的。學校周邊車水馬龍、商業繁華,不少學生還是住校生。
  在餘杭的107所學校中,像王斌這樣的法治副校長一共有162人。
  除了每學期兩次的安全教育大課,平日里,王斌操心的事比一般孩子家長還要多,比如學校里男女同學有沒有早戀苗頭,男孩子之間有沒有拉幫結派現象,高年級同學有沒欺負低年級同學,下課後有沒有孩子去網吧、KTV、棋牌室等明令未成年人不得入內的場所等等。王斌說:“自從當了法治副校長,我可以把學生間的矛盾,在萌芽狀態化解掉,不但保護了孩子,無形中也給自己減了負。”
  職高的孩子調皮難管,每天上下學的點,王斌都要派隊員去學校附近溜達,防止孩子和不良社會青年接觸、聚眾鬧事、去網吧打游戲等情況的發生。
  辦了十年廠,合同一份沒擬過
  村裡律師免費上門送你“法律體檢”
  40多歲的陳老闆只有初中文化,是餘杭星橋街道一家來料加工企業的老闆。、
  企業原來是個體戶性質,有10多個員工,現在“個轉企”成了有限責任公司。最近,陳老闆交了一個新朋友,叫蔣新,他是浙江奇沁律師事務所的律師,他們認識是因為一次免費的“企業法律體檢”。今年,餘杭區開展了“個轉企”法律服務直通車,通過325個村社區的法律顧問上門為1600餘家“個轉企”企業開展無償法律服務,並率先在星橋街道開展試點,蔣新是試點街道4個村的駐點律師,陳老闆是他第一個成功拜訪的服務對象。“法律體檢有涉及企業結構、管理、財務、產權、法務方面的60多項內容,陳老闆的企業體檢下來不到70分,相當於不及格。”
  蔣新說:“體檢下來我發現,陳老闆公司員工因為流動性大,有人沒簽勞動合同,沒繳過社保;企業做了10年加工生意,居然從沒擬過訂做合同,跟客戶的訂單都是QQ聊天記錄;陳老闆有個股東,但從沒開過股東會議,有事兩人都是打電話口頭商議的。”
  “我勸老闆,現在公司上了規模,應該跟工人簽勞動合同、繳納社保,這對企業和員工都是有保障的;我還為他免費製作了一份訂做合同,告訴他,只憑QQ聊天記錄做生意是有很大法律風險的;股東會是碰頭會,不能用打電話代替,而且會議的決定是要形成書面材料,以便日後形成不必要糾紛。”
  蔣新的“良藥”苦口,陳老闆表示接受需要一點時間。於是,蔣新留了電話和QQ,兩人經常聊天成了朋友,陳老闆的企業也一步步規範了起來。
  (原標題:餘杭在全國首創法治指數大數據背後是一個個貼心的故事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工程

op56opygk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